你看得越多,它就越像MLM共同黄金公司前100名中的另一名裸泳者。

2017年,一个名为“好友邦金服”的众筹平台可谓风光无限,其所属公司好友邦永利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好友邦金服”)甚至被列入“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百强企业”。2017年,一个名为“好爱黄金服务”的众筹平台广受欢迎。其关联公司豪爱李咏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爱黄金服务”)甚至被列为“中国互联网金融业百强企业”。

然而,近日,一些媒体公开质疑其涉嫌自筹资金或非法吸收公共资金,并指出其第三方支付机构涉嫌非法提供支付渠道,这导致友邦黄金服务陷入舆论困境。

一些经济学家公开指出,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展互联网金融服务的主要问题是托管模式本身存在问题。第三方支付机构没有托管能力,它们与P2P平台一样面临着逃跑的风险。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22日,豪爱黄金服务众筹平台拥有约51万注册用户,交易总额约为15亿元。

众筹市场近年来发展迅速。

2016年1月至11月底,全国众筹行业成功融资156.35亿元,超过2015年的114.24亿元。

越来越多的平台想要分享这种众筹“馅饼”,一些违规行为开始出现。

自2017年9月以来,来自武汉的彭伟已经在友邦黄金服务上投资了1万元。

不仅如此,他还是友邦黄金服务公司的优秀业务人员,“全职”做众筹。

根据彭伟的理解,友邦黄金服务是一种可以同时在线和离线投资的金融产品。

据官方消息,豪爱黄金服务受凯洛格金融租赁(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洛格金融租赁”)和上海凯洛格航空公司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委托,提供物权众筹项目发布、信息展示、资金预留等中介和信息服务。

在官方应用程序上,订阅项目分为航空空飞机众筹项目、医疗设备众筹项目和体验众筹项目。

除了经验众筹项目的年预期股息为7.8%外,其他两个项目的预期股息基本高于10%,甚至一些航空空众筹项目的预期股息也达到16.8%。

每个众筹项目的截止日期从7天到15天不等。

彭伟向记者解释说,如果项目所需资金没有在截止日期内筹集,系统将退还以前筹集的资金。

此外,彭伟还表示,每个众筹项目的最低投资一般为100元。

希望订阅该平台的客户操作类似于其他P2P平台。在注册和绑定银行卡后,他们选择订阅平台的项目。在充值阶段,点击“充值”链接将弹出两个在线支付渠道:富宝和富友。

记者注意到,在哈亚黄金服务平台注册账号时,系统有一个名为“推荐代码”的选项。

彭伟告诉记者,这就是所谓的“线下开发”。

“在扫描推荐者给出的二维码下载应用程序后,推荐者将从离线订阅量中扣除2%。

认购金额越高,版税收入越高。

”彭伟说。

然而,与一般的“离线开发”不同,在良好的友邦黄金服务中,一个人必须加入公司才能获得佣金。

“公司有客服、后台、技术和人事部门。

最好加入公司。推荐的顾客越多,佣金就越高。

”彭伟介绍道。

他的月薪是2800元外加佣金。

记者了解到,友邦黄金服务公司在上海、杭州和武汉有设有分公司,总部设在上海。

据公开信息显示,豪爱黄金服务公司的注册地址是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富特北路211号368,302室。然而,在现场媒体访问后,没有发现公司办公室的迹象或痕迹。

“分级付费”、“入场费多层次”和“拉人头回扣”让人联想到“传销”。

根据新传销活动的风险警示提示,只要同时具备以下三点,就可以认定传销可疑:一是缴纳入场费或变相缴纳入场费;第二种是直接或间接地离线开发,也就是说,按照一定的顺序吸引人们加入并形成层次结构。第三,上线将从直接或间接开发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中获得报酬,或者根据直接或间接开发的人员数量获得报酬或回扣。

除了友邦保险自身运营模式的隐患,这种新型的现代物权众筹业务也大不相同。

“我们通过公众购买实物来筹集资金,然后通过实物资产的增值和变现来获取利润。

“好友邦黄金服务业务人员于2017年12月28日通过电话向记者解释。

“豪爱黄金服务平台配备了物权众筹信息产品。我们正在做的是现代物权众筹,我们正在创建金融和科技企业。

”友邦黄金服务董事长闵洁东公开表示。

此外,从前述不难发现,好朋友金服的主要合作对象是卡罗斯金融租赁公司(Kalos Financial Leasing)。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数据显示凯洛格金融租赁(Kellogg Financial Leasing)成立于2013年12月31日,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是闵洁东。

更奇怪的是,在旁观者的眼里,凯洛格容祖和好又多金夫的联系方式、电子邮件地址和注册地址完全一样。

记者于2017年12月28日拨打了该号码,接线人员自称是凯洛格·荣祖(Kellogg Rongzu)。

然而,面对记者一再询问为何该数字与友邦保险黄金服务相同,该工作人员始终拒绝回应。

这两者之间的密切联系是不寻常的。

根据该平台披露的贷款合同,凯洛格金融租赁(Kellogg Financial Leasing)是一家通过友邦金融服务发布融资要求的企业。

友邦黄金服务人员还告诉记者,客户投入的资金流向友邦黄金服务,但最终目的地是卡罗斯租赁的项目。

然而,有各种迹象表明凯洛格金融租赁和豪油黄金服务是关联公司。

一些法律界人士公开表示,这可能涉及自筹资金和非法吸收公共资金。

除了平台与服务对象之间的紧密联系,豪爱金夫的在线支付渠道也曾受到媒体质疑。

据媒体报道,有证据显示,当富友为豪爱黄金服务提供离线支付服务时,收款的“商家”名称是豪爱黄金服务控股股东上海殷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殷浩”)。

记者给富友打了多次电话,但电话没有接通。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殷浩注册资本为1200万元,闵洁东认缴840万元。

可以看出,好朋友金夫、凯洛格金融租赁公司和上海殷浩之间存在着高度的相关性。

“好友邦黄金服务受卡罗斯委托,为其提供各种服务。

”友邦黄金服务业务人员向记者解释道。

公开信息显示,富宝和富友均持有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

记者了解到,2017年8月,富宝和富友因“违反支付规定”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罚款。

四年前,富友因预授权空卡兑现被中国人民银行处罚,并停止新增商户。

那么,第三方支付机构是否涉嫌非法提供支付渠道?一些法律界人士公开分析,根据《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及有关非法集资案件的例子,好爱黄金服务涉嫌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加强行业监管不仅关系到众筹,也关系到近年来支付、信用调查、区块链等新兴金融模式的快速发展。

自第一个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于2011年正式推出以来,基于股权的众筹、基于激励的众筹和基于捐赠的众筹等各种子平台相继出现。

“在互联网时代,众筹前景不错,但众筹市场需要监管。

具体而言,一方面,有必要提高众筹平台的门槛,鼓励实力强大的公司成为可信的众筹平台;另一方面,国家也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行业协会应加强监管。

海西金融与金融发展研究中心的潘长风教授公开表示。

以中国众筹市场的规模为例。剑桥大学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国内众筹市场规模仅为5612万美元,2015年飙升至19.6亿美元。

根据国内第三方数据机构发布的年度报告,2016年国内众筹市场为33.8亿美元,同比增长率超过70%。

根据2016年11月的全国众筹行业月度报告,截至2016年11月底,全国共有430个各类众筹平台正常运行。

关于众筹市场的发展,易观智库发布的2016年中国互联网众筹市场专题研究报告分析称,相关法律法规也应完善,以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和公共利益保护。强化众筹市场退出机制,增加二级市场流动性。

“如何界定众筹、非法集资和非法传销之间的界限,需要政府监管部门的干预。

一家众筹金融交易所的负责人表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