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乐视牵连后,该行收债人亏损42亿元,跌至谷底。

近日,由于银行持续收债,库牌集团(02369.HK)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8月21日,酷派集团宣布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酷派集团子公司东莞玉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立即补充承兑汇票保证金。

这是近两个月来库牌集团第三次被银行抓住。

前两家是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深圳分行。

据悉,该行一直在收债,或者是因为库派与乐视的关联。

截至7月31日,翼牌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降约52%。

乐视成为转折点2002年,前运营商酷派开始进入手机研发领域。次年,该公司推出了中国首款CDMA1X彩色屏幕智能手机,随后又推出了世界首款双模双待机智能手机。酷派在手机市场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当时,3G手机刚刚出现,酷派成功地搭上了三大运营商的顺风车。

与运营商的合作不仅可以保证出货量,还可以获得码头补贴,这确实让库牌尝到了很多好处,使其开始过于依赖运营商渠道。

在合同机器时代,酷派曾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前三名。

然而,一度位居中国手机第一梯队的酷派,现在正处于资本链断裂的尴尬境地。

近日,库葩集团陆续宣布收到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的投诉,要求库葩集团子公司玉龙电脑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立即偿还8000万元贷款。宁波银行深圳分行收到宁波银行深圳分行对玉龙公司和东莞玉龙公司的民事投诉后,要求对玉龙公司存入的2100万元存款和利息给予优先赔偿,用于支付汇票。同时,要求玉龙公司立即退还银行承兑汇票面值与存款之间的4900万元差额。

库派集团认为承兑汇票尚未到期,公司已联系律师收集证据为民事投诉辩护。

据高德纳(Gartner)分析师称,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酷派的市场份额已降至11,完全退出手机行业的第一层。

酷派的年度数据显示,酷派集团2016年的收入约为79.94亿港元,同比下降45.5%。净利润亏损约为42.10亿港元,而2015年为23.25亿港元。

此外,酷派下降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其先前与360的合作引发的争议。

当时,酷派剥离了其子品牌沈达,成立了一家拥有360台的合资公司奇库科技(Qiku Technology)。然而,在与360的合作中,酷派推出乐视投资违反了合作协议,最终导致双方分手。

2016年,虽然库派业绩下滑,但它也迎来了乐视,当时被称为“金主”。

库派戏剧的转折点是乐视的出场。

2016年6月,乐视控股的一家子公司获得酷派11%的股份,总价格为10.47亿港元,并于2015年6月购买了17.9%的股份。乐视股份超过30亿元人民币,成为酷派的最大股东,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成为酷派的新负责人。

2016年8月16日,华为光荣的前总裁刘江峰正式成为酷派集团CEO。

当时,库派的经营业绩下滑加剧,乐视也面临一系列财务困难。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酷。联想和中兴这样的企业都在衰落。

库派的海外市场表现不佳,加上国内业务萎缩,导致业绩下滑。

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随着自身业务的萎缩和乐视危机的影响,目前的酷派正在苦苦挣扎。

此前,刘江峰在酷派手机频道沟通会上承认,酷派因资金不足无法搬迁。

据新闻报道,酷派创始人郭德英于2008年收购了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此外,东莞松山湖还有一个占地数百亩的生产基地。

不过,据悉,刘江峰曾希望董事会出售库派价值100亿元的土地储备,将部分土地转为现金,重振公司,但董事会最终未能批准。

在与刘江峰核实相关问题时,刘江峰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不便于采访,因为香港交易所要求保持沉默。

据悉,在库派与360人分道扬镳后,原合资公司几乎所有库派员工都加入了360人。

然而,乐视成为酷派的最大股东后,酷派的老员工继续离职。员工的不稳定性导致酷派在2016年失去了国内手机行业的快速发展期。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即使没有团队不稳定,库派自己的业务系统也处于相对困难的阶段。

酷派不同于其他手机制造商。Kupai从运营商变成了硬件制造商。此外,库派还没有适应时代的变化。

很难适应环境,这就要求企业有一定的潜力。OPPO的成功在于适应品牌时代和线下布局。另一方面,小米是电子商务突破的代表,前运营商酷派的衰落是正常的。

加上乐视的拖累,酷派的处境更糟。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智能手机行业的增长率已经连续几年下降。

国际数据公司曾预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将饱和,手机需求将放缓,这一趋势将持续到2020年。

即便如此,国内手机市场依然火爆。

高端市场被华为、苹果、三星等厂商瓜分,而中端市场包括小米、OPPO、vivo等厂商。低端1000元机器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

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过去,酷派可以依靠运营商和低价之间的关系,以低成本进行竞争。

现在,市场越成熟,销售量就会越关注品牌。

即使乐视的相关问题被消除,酷派也将面临困难。

手机领域最早的变革是华为的荣耀。华为有坚实的技术基础。华为的爆发和潜力是相关的。华为本身就是一家科技型企业,当时光荣的总裁是刘江峰。

后来,酷派似乎意识到了线下渠道的重要性。

特别是在经历了2015年销量的严重下滑后,酷派开始在品牌升级、产品策略、渠道变革和用户运营方面进行全面调整,希望重组。

然而,当库派改变其权力时,已经太迟了。

此前,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曾表示,对于依赖运营商的酷派来说,产品的价格优势和渠道优势都相应减少,之前的优势继而变成劣势。此前,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的研究主管阎占梦表示,对于依赖运营商的酷派来说,产品的价格优势和渠道优势会相应降低,而之前的优势则变成劣势。

这条路对运营商来说不再容易,酷派多年来在这条线上铺设的渠道越来越少,这必然会影响其手机销售。

据上述内部人士透露,刘江峰去库派时,他有一个计划。

计划是收购哈默手机和相关品牌手机来实现布局,但计划尚未实施,乐视会出事,股票会大幅蒸发。

乐视无法通过增发募集资金,也无法实施收购计划。

假设有资本投资枯派,枯派能起死回生吗?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即使有资本进入,残酷的群体形势也会更加困难。

不可能回到第一线营地。其品牌意识和体系建设远远落后于一线阵营。

如果你想生存下去,你可能还有机会制造出具有特殊功能的小巧漂亮的产品。

发表评论